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二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18-09-22 「这样就舒服了吗?想不想脱掉裤子,让你的妹妹爽得更过瘾啊?」阿郎诱拐着神智不清的小依,他熟练的玩弄着小依身体最私密和最敏感部位,牙刷毛时轻、时重、时刷、时揉的刺激早已湿透的裤底,美丽少妇销魂痛苦交夹的喊声,让车上其他乘客的心跳有如坐云霄飞车。   「啊……不……啊……啊………」小依噙着泪拚命的摇头。   「那不脱裤子,只把牙刷伸进里面弄可不可以?」   「嗯……嗯……」小依又努力的点头。   「哈哈……真的喜欢被刷耶!好贱的马哦!」那群不良少年哄笑成一团!小依现下最渴望的是让那难熬的淫痒得到舒解,但她尽存的薄弱理智仍拒绝男人脱掉她的小裤裤,不过那也只是潜意识的反应,男人若真要脱掉她的底裤,她的身心根本没丝毫反抗能力。   阿郎缓缓将牙刷头移至小依裤底边缘,延着接缝线轻刷大腿最根处,「呜………呜……」雪白的柳腹和湿透的丘陵立即近乎抽搐的起伏。   「学长……这小妞……好像很想要……快伸进去刷她……」一个恶少亢奋的连说话都结巴。   「嘿……急什么!这次让你们开开眼界,让她想吃又吃不到,折磨过瘾再用力弄她,包管精彩!」阿郎摆出一付玩女人老手的样子。   「啊………」果然小依忍不住,一直想用私处去磨擦带给她舒服的刷毛,但阿郎却残忍的不让她如愿,反而还故意刺激她痒处周围,让她愈陷愈深。   「求求你……」小依头靠在另一个不良少年两腿间,痛苦而凄楚的哀求着阿郎。   「应该可以了……马上就会让你舒服的!」阿郎舔了舔唇,慢慢将牙刷从亵裤边侵入禁区。   「呜……」   刷毛碰到敏感的唇肉,小依开始激烈的颤抖,青葱玉指紧紧的揪着身后不良少年的衣袖。   「很舒服吗?还没开始呢!」阿郎邪恶的看着上气不接下气、唇白齿哆的小依。   「呜……呜……会……会痛……」全新的牙刷毛对娇嫩的肉唇而言太过尖锐了,这使得她不知该叫停或任由他继续,虽然会痛,但却也搔到难熬的痒处。不过真正残忍的还没开始,当阿郎开始在她娇嫩的生殖器上拖动牙刷时,小依发出生孩子似的哀号!   「抓好她!我要让她爽死!」   阿郎吆喝着其它不良少年按住小依,她完全失控的扭动挣扎,不过很快的手脚都被紧紧抓住,大腿被推得更开。   「妈的!这烂布真碍事!」阿郎粗暴的把她湿皱不堪的裤底拉到一边,露出泛红濡黏的耻沟。   「哇……好红……上面还打环呢!」   「看来是个婊子没错,好女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穿洞?没想到人长的这样,竟然是……」   「好像连毛都没有……」   不良少年们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腿、看得眼珠都快掉出来。   「要开始刷了!你们抓好,这次会很利害哦!」阿郎喊了一声,其他恶少充满期待的猛点头,车上已有两三个男上班族大胆的围近来看,阿郎见有人来观戏不由得更兴奋起来,手中牙刷毫不留情的用力刷着嫩红的唇缝。   「啊!……不……呀……」小依两腿用力的想踢,却被其他不良少年紧紧抱住,结果只能一搐一搐的振动。   「很爽吧?力道会不会还太轻呢?」   「不……呜……这样……不……啊!啊!……呀!……」她还没说完阿郎又加重几分力道来回的刷起来,小依疯狂的挣扎扭动,痛苦的哀叫不绝于耳!   「学长!再刷大力点!她快爽死了!你们看,红成这样……快飙血了……」抱着她一条大腿的不良少年兴奋的叫着,娇嫩的花瓣被刷得乱卷乱颤、而且殷红得快滴血的样子。   「哇……啊……」小依惨叫扭动到声嘶力竭,牙刷边刷、热尿也一直边洒出来,阿郎不但没停下,还把脸凑过去让尿喷。   「呜……呜……」她扭叫到连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搾出来,人也半晕了过去,对于还没结束的酷刑只能以一顿、一顿的挺动来回应。   「学长,她是不是不行了?不爽了耶!」   「乾脆扒光她来弄吧!」   于是小依身上的衣服都被他们剥下来,套装、亵裤、胸罩狼籍的分布在车内座椅和走道上,只剩脚ㄚ上的高跟凉鞋还留着。脱光了她后,阿郎再度推开她两腿,惨受摧残的血红唇肉及黏膜在痛苦的缩蠕。   「学长,她那里好像被你弄破皮了!」一名不良少年小心的捏起那受创的花瓣,被拉薄的肉片上果真有隐隐的血痕。   「涂点药上去吧!」一直在旁涎着脸的色老头从口袋拿出一罐装满水的小玻璃瓶递给阿郎。   「靠!什么死人水啊?」阿郎一手接过来举在眼前看。   「嘿……不好意思,是我老人家用来漱假牙的盐水啦!」色老头说话的样子难掩兴奋。   「真的?!这下好玩了!」阿郎旋开玻璃瓶盖,并再次嘱咐其他不良少年:「抓好她!这次很猛哦!」   这时有人已忍不住在含舔小依红烫的乳头,弄得她哀哼连连,根本不知道还有更残忍的虐行要加诸在她身上,阿郎缓缓的倒下薄盐水,直接淋在受创的肉花上,大家都屏着气等看小依反应,时间彷彿暂停了一秒,随即就响起遭凌迟般的凄惨号叫!   「按住她!别让她挣扎!」   四、五个不良少年使全力压住狂扭挺动的雪白胴体,这情景活像一群豺狼合力抓到一头小鹿!薄盐水侵蚀嫩肉上的伤口,产生比先前更难受的啮痒。   「啊!……呀!……放开我!……求求你!啊!……好难受!……」泪流满面的小依此刻完全不似她外表的清丽,髮丝凌乱,毫无美女形象的狼狈模样,将这些禽兽的淫慾挑逗到沸点。   「让她站起来!我帮她好好治一治!」阿郎一声令下,二名恶少硬生生把她架起来,另两名恶少费了好些力气才抓牢那两条因难受而乱踢的美腿,不过耻缝的蚀痒愈来愈烈,哀号的声音未曾停过。   阿郎把套在她颈子上的颈环拿下来,不过她双手仍被铐住。   「学长,接下来怎么治疗?」一个满脸豆疮的恶少抚着小依玉肩,兴奋的问道。   只见阿郎解下自己的腰带:「嘿嘿……把她的手吊起来再好好治吧!」于是小依两条玉臂被他们拉高,用阿郎的腰带吊在车顶的抓桿上!   「呵……真不错啊!身材真好!还是只漂亮的白虎姊姊呢!」赤条条的小依全身只剩脚上的高跟凉鞋还没被除去,胴体的曲线因手臂高举而更显诱人,恶少们兴奋的在雪白柔肌上又抚又抓。   「呜……不行!……放开人家……好痒……」小依不住的哭闹,煽情狂扭的美丽胴体,正被七、八只黝黑的手掌粗暴搓揉得美肉不断变形。   「好了!不要顾着玩,该开始治疗了。」阿郎吆喝下恶少们方才住手。   「学长,我们要怎么治疗这匹骚马啊?」   「我看最根本的办法就是让男人的肉棒进去帮她止痒!」   「对!对!对!……学长先来,我们一个一个帮她治疗!」   恶少们都惟阿郎马首是瞻,没他答应没人敢乱动,因此眼神充满期待的望着阿郎,阿郎却有了更恶毒的想法!   「嘿嘿!每次上女人都是我们轮流上,未免太无趣,不如来点更刺激的,我们先来欣赏别人上这个美女后,再一个个轮流上如何?」   「好!好!我赞成学长!」   「我也想换换方式,我赞成!」   「我也是!」   ……   「那要找谁来表演给我们看呢?」   恶少们情绪更加亢奋起来。   阿郎冷笑着道:「刚才不是有个高材生吗?就便宜他好了」他指的是为小依挺身而出的那个好学生,他挨了阿郎一拳后就一直捧着肚子蜷在地上,现在才稍稍恢复能坐起来。   「嘻……便宜了那小子,别让他戴安全套好了!到时告强姦才有证物。」二名恶少走过去把那好学生架住拖过来!   「你们……要作什么?放开我!住手!听到没有?」好学生拚命的想挣脱,但根本不敌恶少的挟制,很快他也被脱得一丝不挂!全车就只有小依和他是光条条的。   「真的是好学生耶!小弟弟看起来就像没用过的样子,试看看它能不能用好了!」阿郎抓起那学生胯下白嫩的肉肠轻轻的揉捏。   「住手!你在作什么?放开我!你以为这样作没犯法吗!」那学生从小到大都备受家人的保护,怎曾受过如此的侮辱,此刻早已羞怒攻心,但是二名恶少分别抓住他的双手双脚,奈他用尽吃奶力气也挣脱不开!   「慢慢在硬了哦!好学生也会这样啊?真想不到!你也想上这位姊姊吧?别急,我不但会让你上,还会让你把精液灌在她体内,不知道作这种事会不会害你被退学?还是会被抓去关?」阿郎一边慢慢加重力道套弄那学生的鸡巴一边恐吓他。   「你……你不能这样做!放开我!……」那学生吓得脸色惨白髮青,他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怎能就这样断送大好前程,但怕归怕,原本垂软的肉肠在阿郎的套弄下,海绵体还是慢慢的膨胀起来。   「我不要!放开我!」这使他心中的恐慌更甚,眼看就要被这些人强迫作出犯罪的事来。   而小依这边除了双臂被吊高外,二名恶少还抬起她双腿,让她两脚分踏在左右两边的座椅背肩上,完全张开的下体顿时成为车上所有男人目光的焦点,而小依还是只在乎那地方难熬的疼痒,根本无暇想到此时的姿势有多难看。   「看她痒成这样,恐怕等不到这家伙的弟弟硬到能插进去了,我先来帮她简单治疗一下吧!」   弄好她的姿势后,一名不良少年兴沖沖的从口袋拿出打火机,伸到她张开的屁股下面,「嚓!」一声点燃火焰!   「啊!呀!……」剎时只听凄厉的哀号,小依蹬着高跟鞋踏在两边座椅的椅背肩上、拚命的扭动白屁股闪躲火焰!   「喂!节制点!别太过份!」阿郎忍不住也转头去看这刺激的一幕,不过仍提醒他们别玩得太过火。   「不会啦!她慢慢在舒服了」那恶少并没烧伤小依的皮肉,只是用移动的焰头去刺激她敏感的股缝!   「嗯……哼……嗯嗯……ㄠ……」渐渐的,雪白的屁股还会主动随着火焰摇动,因为瞬间烧痛的感觉颇能舒解私处的啮痒,却也令她陷入饮鸩止渴的短暂舒畅中。那恶少看她享受起来,索性把火焰固定在一点,让小依自己摇动屁股来调节被烧的部位,只见她咿咿喔喔的努力晃动屁股,雪白光滑的背脊布满大大小小的汗珠。   「好了!这家伙的老二凶起来了,可以放进去了!」阿郎已经把那学生的鸡巴搓弄成昂扬挺立的大怒棒!   「不要!你们别乱来!救命啊!」那学生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只希望车上其他人能出来阻止,无奈车上其他男乘客也看得起劲,那会出来主持正义。   「你是第一次吗?」阿郎不轻不重的抓着那学生的肉棒,还腾出中指轻轻刺激龟头前端。   「唔……住手……」学生感到十足的受辱和噁心,生殖器被同性抓在手里玩耍竟还会舒服的勃起来。   「看来是第一次玩女人,今天便宜了这位姊姊,让她吃到处男,为了怕你早洩,还是先用橡皮筋绑一下比较好」阿郎残酷的说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啊……」那学生才挣扎扭叫没几下,阴茎根部就被生橡皮筋紧紧捆住,整根肉肠一下子胀成紫色,龟头肿大的几乎要爆掉!   「住……住手……这样会坏掉……你们……不能这样……」那学生痛苦到太阳穴浮出青筋。   「真好玩……这种老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像条黑香肠呢!」   「怕坏掉就赶快让它洩吧!」后面两个恶少用力将他一推,他重心不稳扑到小依香汁淋漓的玉背上!   「不!不能这样!」那学生又吓的往后退。   「别那么窝囊!是不是不知道从那个洞进去啊?大家帮帮他们好了!」阿郎一把逮住学生的后颈不让他有退路!   于是两名恶少一左一右抓着小依双腿细踝,防止她的脚从座椅背肩上滑落,同时让她屁股摆出方便让人从后操入的体位,其他人则在后面押着那学生。   「不!……住手……」在那学生的怒喊吼叫中,阿郎已将他淤紫的龟头拉到小依嫩穴入口处。   「ㄠ……」小依感到发痒的洞口有一团扎实烧烫的硬物顶着,强烈的快感使她浑身哆嗦,滚热的淫水一涌而出。   「进去吧!」押着那学生的二名恶少用膝盖将他屁股往前一顶,紫涨的肉肠「吱!」一声没入小穴内!「啊…………」只听小依发出畅快的长吟,连阴道深处发痒的地方都磨擦到了。   「进……进去了……」那学生自言自语的念着,这是他有生第一次进到女人体内,而且这种情况下好像是在强姦,强烈的恐惧使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舒服或兴奋,只有一脸吓呆的表情。   「快动起来啊!笨蛋!」   「是啊!不动她怎么会爽!」那群不良少年笑谑的逼那学生和小依造爱!   「不……不行!我不能那样做……我不要被退学……也不想被抓去关……」那学生惊醒过来拚命的想后退拔出已在小依体内的肉棒,但背后两个恶少却紧押着他不让他如愿,更糟的是小依的屁股竟开始主动前后套动起肉棒来。   「啊……你……你别这样……」那学生不知如何是好的求小依停止,但好不容易痒处可以得到彻底舒解,她又怎会愿意放过。   「嗯嗯嗯嗯……」只见她张着小嘴、娇眸轻闭,屁股愈动愈快、撞击力道一次比一次大。   「啊……你真的……别这样……我……我不是自愿的……」那学生吓得一直哀求,虽然如此,下体已开始有舒麻的快感产生。   「真没用!男的都不动!都是女的在动!我再帮你们一把,让你们这对淫姊淫弟登上天堂吧!」阿郎燃起打火机,开始烧烤那学生的屁股。   「呀!……不要啊!」只听那学生惨叫连连,为了躲火烤,他的下体被迫不断用力往前乱顶,和小依使劲朝后送的屁股更猛烈的撞击在一起,两人激烈的号叫此起彼落,车内的温度彷彿愈来愈高,所有男乘客的脸都兴奋的红起来。阿郎对那学生一点也不客气,固定追着他屁股的某一片皮肉烧,直到红起来才换另一个地方,那学生早就想洩了,只是阴茎被橡皮筋捆着很难洩出来。   就这样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一注浓精才突破瓶颈激射出来,由于出口小,因此射出的力道十分惊人,喷在子宫深处产生出强烈的酸麻,小依浑身不住的颤抖,连叫声都断断续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孤岛春色 第六章 残阵